您的位置:校長專欄 >> 校長演講

什麽是學生?——2019-2020第一學期國旗下講話
日期:2019-09-09    閱讀:338    作者:校務辦

什麽是學生

同學們,老師們:

大家好!今天,我发言的题目:什麽是學生?

在我們博愛廣場的兩側的牆壁上有“學”與“生”兩個字的演變過程,從甲骨文、石鼓文、金文、篆書、隸書、楷書、行書、草書等。現在,我們可以進行一次文字的考古學活動了。文字考古學的意義在于,它要考證文字演變的證據,用這些留存的證據再現古代人類是如何思想的?這個思想發展的軌迹是什麽?從中可以找到人類思想發展的規律。

“學”字的演變,蘊含著“學”的秘密。這個秘碼留存在偏旁的構成上。“學”字的中間有一個偏旁——禿寶蓋。如果我們看甲骨文中這個禿寶蓋前身是什麽?是房子。它指示著學習存在的環境在禿寶蓋的下面是什麽?是“子”是什麽?子是嬰兒的象形,子的上半部分是頭,一橫是舞動的手臂,本義是指嬰兒,引申指兒女。又引申指天幹地支中地支的第一位,所謂“子醜寅卯”的子,還引申指“結果實”等含義,這樣就具有種子的內涵。“學”字的上半部分中間,是“爻”字,兩個叉構成,原意是指算籌,是計數的工具。後來引申爲人與自然,人與人之間的交互關系。“爻”字的兩邊是手,表明學是要在做中學不是坐而論,而是起而行

總結一下,“學”中蘊含的秘密有哪些?第一,學習是人類文化的遺傳機制。如果說,人的生理特征是生物遺傳的結果,那麽,人的文化特征就是學習傳承的結果。學習,只有學習才能把我們從一個生物人,轉化爲文化人。第二,學習的主體是具有種子內涵的兒童。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自然界的一粒生物的“種子”,又是人類社會的一粒文化的“種子”。第三,學,只有在人與自然的交互中,在人與人的交互中,才能進行。所以才有所謂合作學習和教學相長的說法,爲此,我們提出了互生式教學的概念,也是這個意思。第四,學習是一個動腦和動手相互結合的過程,是一個動心與動身相互結合的過程。

接著我們來看“生”字的演變。“生”字的形象,展現著“生”的風采。字的上部在甲骨文中間,我們看得最清楚,是一顆草木的幼苗,隨著筆畫的演變成爲一撇一橫,漸漸地我們就忘記了“生”與幼苗的關系。“生”字的下部是泥土,一顆幼苗從泥土中蓬勃的長出來,就是“生”。所以生的本義是生長、生活,引申爲生存、發展。幼苗是蘊藏在泥土中的種子萌發的。“有生命的东西,在一个環境里生生不已的就是生活。譬如一粒种子一样,它能在不见不闻的地方发芽、开花。”因此,也可以说“生”是泥土情懷和種子精神的形象表達。

偉大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,也揭示了“学”与“生”的词源学意义。他说:“学”字的意义,是要自己去学,不是坐而受教。先生说什么,学生也说什么,那便如学戏,又如留声机器一般。“生”字的意义,是生活或是生存。学生所学的是人生之道。他进一步的地方在于,他看到了“学”与“生”的关系:生需要学,不学无以生存;學是为了生,没有生无须学。所以,他说:“不可學是学,生是生,要学就是生,生就是学。学生是学习人生之道的人。”

學生是學習人生之道的人,這就是陶行知先生對學生的定義。他內含著種子精神和泥土情懷的統一。

種子精神就是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”的精神。他是卓越發展的精神,總是破土而出,向著太陽生長;他是創造創新的精神,總是新陳代謝,推陳出新的。西方《聖經》有名言,“一粒麥子,不落在地裏,死了,仍舊是一粒;若是落在地裏,就會結出許多粒。”這是種子與泥土唇齒相依的關系;印度文學家泰戈爾說:“古老的種子,它生命的胚芽蘊藏于內部,只是需要在新時代的土壤裏播種。”他揭示了種子的古老曆史與時代土壤的關系;中國人民的偉大領袖毛澤東說:“我們共産黨人好比種子,人民好比土地,我們走到哪裏,就要同那裏的人民結合在一起的。”揭示了種子與泥土聚合形成的改天換地的巨大力量。

泥土情懷就是“地勢坤,君子以厚德載物”的情懷。她有陸遊的“零落成泥輾作塵,只有香如故”的執著,有龔自珍的“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”的奉獻,有艾青的“爲什麽我的眼裏常含淚水?因爲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沈……”的一往情深,更有巴金先生“我願化做泥土,留在人們溫暖的腳印裏”的寬廣和博大。

人在生物進化的階梯中處于最高的等級,是所有生物中最有靈性的生物,人是自然物質發展,同時也是人類社會發展的結晶。我們個人是人類的一粒“種子”,個體的發展史,就是人類發展史的縮影,每個人不僅承載著人類發展的信息,而且還承載著家族裏祖祖輩輩的希望和期待。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獨特的存在,都具有無可替代的價值,都具有發展的無限的可能性。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上帝,這一切都得用我們的雙手把它創造出來,都得用我們的雙腳把它走出來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9年9月9日



上一篇:沒有了
下一篇:校園:詩和遠方